您的位置:首頁 > 工作動态

【以案釋法】勿當法院執行案件中的“埋頭鴕鳥”
發布時間:2018-03-27 00:00:00      作者:本站編輯      來源:克拉瑪依市中級人民法院      浏覽次數:  收藏

生活在沙漠中的鴕鳥,當遇到緊急情況時,會将頭埋在沙子裡,仿佛隻要自己看不見,就什麼都不會發生……在法院受理的民事糾紛中,有這樣一種被告,在開庭裁判時不到庭、不舉證、不抗辯;在裁判作出後不上訴、不認可、不履行,好像這樣就可以将自己置身法律之外。

近期,在克拉瑪依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依法辦理的一起民事執行案件中,被執行人付某就當了一回“鴕鳥”當事人,而這一行為卻險些讓自己被納入“失信黑名單”。那麼,付某是如何一步步從合同當事人變成案件被執行人的呢?


消極逃避增加違約責任


這是一起标的不大的房屋租賃糾紛。付某租賃了他人的房屋,但在不需要租賃後沒有和對方協商解除合同,而是徑行離去。在案件仲裁階段付某也始終不露面,最終仲裁庭根據租賃合同和申請人提供的證據依法缺席裁決。付某不但要承擔原有租金,還要額外承擔違約金、公告費和仲裁費等,如此下來,付某的付款義務由2000餘元增加到8000餘元,其中的違約金部分已經高出了租金本身。

“這對本想少付錢的付某來說是很不合算的,這是付某為“鴕鳥”行為付出的第一筆代價。”辦案法官這樣評價。



拒不執行緻信用風險激增


裁決生效後,付某仍沒有履行,申請人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。根據辦案法官的經驗,這種案件的被執行人,有很多都離開本地、換号或“玩失蹤”,用不接聽電話、不露面等手段對抗法院。本案中的付某會不會也“跑路”了?

辦案法官試着給付某打電話,出乎意料的是電話接通了。通話中,付某承認拖欠房租,但認為裁決的數額過高,同時一口咬定自己在外地,也沒有還款能力。在法官向付某告知強制執行程序、申報财産、可能會被限制高消費和納入失信名單等法律後果後,付某卻說出“一點錢也沒有”“不會來法院處理”“随法院怎麼強制執行”等過激言辭,并挂斷電話。

“這是典型的規避執行、抗拒執行行為”,辦案法官繼續介紹說,“成為被執行人後,就要承擔如實申報财産的義務。拒不向人民法院如實申報财産,或者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的,人民法院即可對其限制高消費并納入失信名單,甚至進行罰款或拘留”。



銀行卡被凍結無奈還款


付某挂斷電話後,辦案法官當即凍結了其銀行卡,并準備對其采取限制高消費措施。數天後,付某被凍結的銀行卡中進賬3000餘元。

“這說明了付某沒有如實申報财産,且有一定的履行能力,已經符合納入失信黑名單的條件,一旦被限制高消費和納入失信名單,将會在全國範圍内對其進行信用懲戒,不但乘飛機、高鐵和動車受限,而且在購車、購房、貸款、開辦公司等許多社會領域受到限制。”辦案法官如是說。

又過了幾天,付某主動打來電話,态度出現了大反轉,表示願意主動還款。據付某自述,自己用來還銀行貸款的卡被凍結了,存在對銀行的違約風險,也向朋友了解到法院“黑名單”的厲害,為了這麼點錢被加進去很不劃算。經辦案法官協調,最終促成付某主動履行全部案款,承擔案件執行費,本案至此執行完畢。

信用隐患影響久遠


“糾紛發生後,你理或者不理,問題就在那裡,等你面對。”辦案法官說道,“假如付某在不打算繼續租房時能理性協商,充分溝通,也許就不必對簿公堂,承擔仲裁費;假如付某能參加開庭,充分陳述理由提供證據,違約金等履行金額就有減少或協商的可能;假如付某在裁判生效後能及時履行,就不會被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,也不必繳納執行費。所幸,付某及時認識到問題嚴重性,趕在被采取信用懲戒措施前及時解決了問題,不然納入‘失信黑名單後會産生更多的不利影響。即使現在結案了,也沒有被限制高消費和納入黑名單,但在很多銀行的高級信用評級中,其作為被執行人的信息會被留存多年,在許多金融領域仍可能會遭遇‘信用危機’。付某的這次‘埋頭,成本已經太高。”